李世石向韩国棋院追讨被扣收入 或将对簿公堂

李世石向韩国棋院追讨被扣收入 或将对簿公堂

李世石是谁终于真相了?


李世石九段出战农心杯韩国预选

封印三年之久的职业棋手的参赛资格问题,再次浮出了水面。上周末,韩国棋院召开临时理事会,决定将如下条款记入《韩国棋院章程》,(1)通过韩国棋院入段手续而成为职业棋手者,同时成为棋士会成员;(2)韩国棋院主办、主管、协力、后援的赛事中,非棋士会会员不得参加。

这一议案,其实是针对李世石九段(36)来的。2016年5月,李世石曾向棋士会开炮,“一介联谊会性质的组织,竟然脱离设立目的和宗旨,直接给会员套枷锁。”同时,李世石向棋士会递交了“退会申请书”。

李世石愤怒的原因是,韩国棋院已经从棋士的收入中提取10—15%作为发展基金,现在棋士会又以基金的名义再提取一部分收入(韩国国内比赛提取5%,国际比赛提取3%)。

当时,棋士会的态度是,“韩国棋院应通过协议予以解决。”这样一来,棋士会退了一步,而李世石退出棋士会一事也被保留下来。李世石九段在此之后的三年中,未受到韩国棋院的制约而正常参加了围棋赛事。问题是,这期间韩国棋院又扣下了李世石九段的一部分对局收入进行“管理”。据说,其规模大约有3200万韩元(约合人民币18.6万元)。

李世石九段多次要求韩国棋院返还这部分资金,而韩国棋院一直没有明确的答复。终于,李世石九段决定要与韩国棋院对簿公堂。为李世石九段进行辩护的孙秀浩律师认为,“基金问题,是许多棋手共同的问题。因为韩国棋院的不作为,导致现在双方只能通过司法程序解决问题,个人感到非常难过。”事态发展到这个程度,韩国棋院也感到火烧眉毛。于是,才有临时理事会和修订《韩国棋院章程》。

李世石,号称韩国棋院的“风云儿”。他不仅曾与人工智能AlphaGo对局,还曾与中国的古力九段进行“十番棋对决”,更有休息6个月的疯狂举动。关于这一事件,人们的看法大相径庭。从棋迷的留言来看,大多数人在支持李世石。尤其是对棋士会的强行加入规定,批判的意见相当多。有人认为,让一部分高收入棋士负责几百名棋手的福利,这一构造本身不合理。

反过来,也有人认为,如果对特定棋士搞特殊化,有可能让因为微利而奄奄一息的围棋界一夜之间土崩瓦解。某职业棋士认为,“顶尖棋士,本身就是围棋界最大的受益者。一直以来,也因此传统而报恩于棋院。同意李世石九段意见的棋手,应该是极少数。”

韩国棋院这次通过的章程修改案如果要得以实行,需要得到韩国文化体育观光部的批准。韩国围棋界许多人认为,这一问题不宜对簿公堂,而应调解解决。目前,李世石在韩国棋院排名第10位。15日,他也正常参加了农心杯预选赛与李昊承三段的对局。


韩国网友评论截图

韩国网民对此事件的态度截然不同。

网民“talako”认为,“韩国棋院作为发展基金提取10%-15%,还可以理解。但是棋士会为什么还要来提取3%-5%?更何况李世石已经宣布退出棋士会,还要从他的收入中提取不可思议。棋士会,还是应该通过会员上交会费而运营。”

对此,网民“贫指数”提出了针锋相对的意见,“那么,因高龄而退休的棋手怎么办?他们的慰劳金(退职金)拿什么来支付?棋士会制度是99%的棋士同意而运行至今的制度,如果突然就这样废止,韩国棋院还能运营下去吗?当然,今后也应该逐步让退职金制度退出历史舞台。职业棋士已经从当年的几十人发展到数百人。作为胜负师的职业棋士领取退职金,也不符合常理。但是,我们必须理解和尊重韩国围棋的发展过程。”

(文玄)

五年来欧洲俱乐部转会投入榜,排名第一竟然是巴萨

五年来欧洲俱乐部转会投入榜,排名第一竟然是巴萨

欧洲国家排名具体为什么?

近日,德国转会市场网站发布了近五年来欧洲俱乐部花费和收入榜单的TOP10排名,让我们来看一看,究竟哪个俱乐部花费更多,哪个赚得更多。

五年来花费最多的TOP10俱乐部

1.巴塞罗那 10.8亿欧元

2.曼城 9.96亿欧元

3.曼联 8.9亿欧元

4.切尔西 8.75亿欧元

5.尤文图斯 花8.6亿欧元

6.马竞 8亿欧元

7.巴黎圣日耳曼 7.73亿欧元

8.皇马 7.55亿欧元

9.利物浦 7.14亿欧元

10.罗马 5.86亿欧元

五年来卖人收入最多的TOP10俱乐部

1.摩纳哥 8.64亿欧元

2.马竞 7.52亿欧元

3.切尔西 7.23亿欧元

4.本菲卡 7.06亿欧元

5.尤文 6.45亿欧元

6.巴萨 6.26亿欧元

7.罗马 6.14亿欧元

8.皇马 5.43亿欧元

9.多特 5.42亿欧元

10.利物浦 5.35亿欧元

由上面榜单可以看出近年巴萨的转会投入力度是非常大的,但成绩却不尽如人意。而前几日刚加盟球队的法国前锋格列兹曼能否为球队带来改变呢?

伯尔尼奇迹:兴奋剂催生的世界杯冠军,以及匈牙利黄金之

伯尔尼奇迹:兴奋剂催生的世界杯冠军,以及匈牙利黄金之队的谢幕

匈牙利世界杯到底什么原因?

“世界杯亚军也是了不起的成就,回国之后,你们不会受到任何惩罚的。”

当前来督战的匈牙利官员缓缓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维也纳万可多夫体育场的客队更衣室内,本来燥热的气温仿佛瞬间降到了冰点以下。

匈牙利的球员们开始面色苍白,而后不由自主地身体发抖。他们已经能想到回国之后,他们会遭受什么样的惩罚了——这应该是他们人生中,听过的最简单易懂,也是最慑人的反话。

这群球员被后人称作匈牙利的“黄金之队(Golden Team)”,而如果把他们的人生从喜至悲分成两部分,那么眼下这一刻,就是最无情的分界点。

匈牙利门将尤拉-格罗希奇,晚年他向公众透露了这句“名言”

黄金之队

1954年,瑞士世界杯。

这似乎是唯一一届在比赛开打两年前就已经被“内定”冠军的世界杯。这支匈牙利在世界足坛的统治力,没有任何一支球队能望其项背——就连世界杯成立之初的双冠王乌拉圭,以及08-12赛季tiki-taka战术横扫世界的西班牙,都比不上这支“黄金之队”。

教练方面,他们拥有战术思维领先世界的主帅西贝斯-古斯。这名教练创造了4-2-4阵型,开创了足坛边路战术的雏形,在WM阵容泛滥的上世纪五十年代可以说是一股清流。而世界足球史上,第一位真正意义的前腰和第一位真正意义的后腰,也出自他的战术体系。

传奇教练西贝斯-古斯

而球员方面,上文所说的前腰希代古提——一名本职中锋,在教练安排下回撤组织成为前腰的优秀球员,是他们全队的核心。而在他身后的摇摆型中场博日克,就是世界足球史上第一名后腰。此外,他们还拥有边路大杀器齐博尔、门神尤拉-格罗希奇、头球能力极强的前锋“金头”柯奇士、以及他们的队魂,“飞奔的少校”普斯卡什。

这样的教练带着这样的球员,黄金之队很快在欧洲范围内掀起了一阵快打旋风。

匈牙利“黄金之队”

1952年奥运会,匈牙利6-0击败卫冕冠军瑞典队(上世纪前期瑞典马尔默还是公认的世界第一俱乐部),随后2-0南斯拉夫夺冠;1953年中欧杯,匈牙利3-0完胜专治各种不服的意大利夺得冠军;同年,匈牙利面对四年外战不败的英格兰队以6-3的比分大胜,赢得了这场“世纪之战”;隔年面对英格兰的复仇,匈牙利再次7-1撕碎了对手……完美的战绩,让人们几乎想象不到他们失冠的可能性。

而剧情的发展,也确实遵循着这样的轨迹延续着。

“世纪之战”,比利-赖特与尤拉-格罗希奇赛前握手

战必胜,攻必取

在世界杯小组赛中,匈牙利锋芒毕露。

他们在小组赛第一场血洗了韩国,9-0的比分让世界都为之瞠目。普斯卡什在第12分钟的进球为比赛拉开了序幕,而随后他的梅开二度和柯奇士的帽子戏法彻底摧毁了太极虎;第二场对阵西德,同样是一场大比分的胜利:8-3,普斯卡什帽子戏法。还未在二战中恢复元气的德国人,在球场上再次受到了降维打击。

国际足联官网上关于匈牙利9-0韩国的比赛记录

在这场比赛中,普斯卡什被西德后卫里耶布里希粗野的犯规踢伤,而这似乎并未影响他们的征程:四分之一决赛对阵巴西以及半决赛对阵乌拉圭时,失去头号球星的匈牙利依旧爆发出极强的战斗力,两场4-2带走了两个对手;而在这两场比赛中各进两球的柯奇士大放异彩,伟大的“金头”在赛场上所向无敌。

而后,他们进入了决赛,而且迎来了普斯卡什的火线复出。对手是西德队,他们曾经在小组赛暴打的球队。几乎所有人都认为匈牙利会无悬念夺得冠军——如果没有意外的话。

决赛在7月4日正式开哨。开场仅仅6分钟,火线复出,还拖着伤腿的普斯卡什就首开记录——博日克分球找到柯奇士,后者的攻门被西德门将托尼-图雷克封出,普斯卡什补射破门。而后仅仅又过了两分钟,托尼-图雷克后场接球失误,飞翼齐博尔打空门得手。不到十分钟,匈牙利就取得了两球的优势。

而后,意外发生了。

1954年世界杯决赛,双方走出球员通道

决赛,风云突变

事实上,西德当时面临的匈牙利队,已经被削弱得太多太多了。

受困于国际足联莫名其妙的赛制,小组赛的四支小组第一被分到了淘汰赛的同一个半区——与巴西的“伯尔尼血战”,以及与卫冕冠军乌拉圭的拼斗,都大大销磨了这支匈牙利的锐气;而普斯卡什的受伤对西德来说则更是利好,毕竟如果是一个健康的普斯卡什,那他在球场上的作用,就绝不仅仅是进一球这么简单了。

匈牙利与巴西的“伯尔尼血战”消耗了他们极大的锐气

而就算匈牙利已如此落魄,舆论还是一边倒地看好他们。这就足以说明,双方的实力已如天渊之别,根本不是上述这些客观原因能抹平的。

那如果再加一个客观原因呢?

暂时先回到比赛。西德前锋莫洛克在第10分钟扳回一球——西德队长弗利茨-沃尔特拉边到左路,随后分球给另一侧的拉恩。后者反越位前插打门,球在折射后干扰了门将的判断,格罗希奇勉强扑到球却脱手了,皮球随后被莫洛克补射入网,2-1。

第18分钟,西德将比分扳平。莫洛克在底线附近运球被匈牙利中卫尤拉-洛兰特破坏出底线,裁判的手指向球场角落。随后,西德一个又高又长的角球开出,准确找到了后点的拉恩,后者轻松破门,2-2。

此后,匈牙利开始发动猛攻,而在场上的西德球员发挥了超越人类极限的体能优势,他们将匈牙利拖入了阵地战的泥潭。在第84分钟,拉恩再次攻入一球超出比分;而普斯卡什随后扳平比分的进球则被判罚为越位。比赛结束,不可一世的匈牙利黄金之队输掉了比赛,西德成为了1954年世界杯冠军。

世界足坛地震了。

决赛独造三球的赫尔默特-拉恩

奇迹,亦是丑闻

谈论这次世界杯,狂喜的德国人自然是最大赢家。他们为自己的国家队球衣镶上了第一颗星星,并在之后的60年内逐步将星星的数量提升到四颗。而德国球迷们则津津乐道自家球员的充沛体力与拼搏精神,并给这场比赛冠上“伯尔尼奇迹”之名——“只要不放弃,就能战胜实力远高于自己的对手”的信条,已然悄悄在德国年轻一代的心中生根发芽。这场比赛,甚至被评价为德国战后复兴的一个关键转折点。

而事实的真相,却绝不止“奇迹”这么简单。

伯尔尼奇迹甚至被拍成了电影,于2003年上映

在这场世界杯决赛结束后的几个月内,德国队主力国脚拉恩、沃尔特和库布希纷纷罹患肝炎住院,突发的严重黄疸将他们几乎都变成了神偷奶爸里的“小黄人”;而后,黄疸型肝炎开始在这批运动员中大面积爆发,到最后甚至发展为了肝癌:利布里希和赫尔曼两名球员,就因为罹患肝癌不治而去世。

人们纷纷想到了一种叫“去氧麻黄碱”的化学物质。

这就是上文提到的,西德球员为自己附加的“客观原因”。在德国,这种化学物质的使用可以追溯到二战:德国士兵通过注射它来刺激自己的中枢神经系统,从而使自己时刻保持兴奋,有利于作战的进行。这些士兵大部分死在了战场上,活下来的人,则在战后饱受肝病的折磨——对抗疾病的这种痛苦,绝不亚于战争。

二战中的德国士兵

足球是和平年代的战争。二战后的西德和东德,为了证明自己相比对方的优越性而不择手段,足球自然是二者的兵家必争之地。当正义的手段用完后,不正义的手段继而随之浮上台面,于是兴奋剂开始大行其道,可偏偏,1954年的世界杯,是没有引入尿检制度的。

西德发挥出了超越人类极限的体能优势,即来源于兴奋剂的催化。

而正义终究是来得太晚了。直到2004年,德国电视一台才首次去披露迟到50年的真相:当年的万可多夫体育场门卫布伦尼曼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当年在球场排水沟的栅栏里发现了很多废弃的药瓶,他尝试把这些药瓶送检,而后却马上被威胁必须对此事保持沉默。随后,当时的球场工作人员纷纷发声:我们都看到了类似的药瓶。

伯尔尼奇迹中的西德球员

纸里包不住火了。

2008年,迫于愈演愈烈的外界压力,德国内政部科学局被迫着手调查1954年世界杯的禁药事件。他们联合德国奥委会,委托莱比锡大学,明斯特大学以及柏林洪堡大学等机构,历经5年调查,最终得出了一份800余页的详细报告。该报告指出:前西德政府利用国库资金,30年内投资共计数千万马克,大规模支持其运动员服用合成代谢类激素、睾丸激素、雌激素以及其他能提高运动员兴奋性的等违禁药品,从而提高本国的体育成绩。西德国家队1954年创造的“伯尔尼奇迹”,自然在列。

伯尔尼奇迹

流浪的老男孩

时隔半个多世纪,再讨论伯尔尼奇迹,我们知道,球员实际上是受害者——这些球员们,除了提出注射禁药建议的决赛功臣拉恩,其余人对此事均不知情,他们仅仅以为自己在注射普通的维生素C。他们的队医洛根曾在他们面前亲手为他们演示实验:小白鼠注射“维生素C”后,游泳时间可以增加三小时。球员们以为这是维生素C的功劳,殊不知,他们实际上,也只是“小白鼠”而已。

而匈牙利的球员则更为惨淡。背负着全国人民希望的“黄金之队”成员们,一夜之间变成了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在文章开头那句话被说出之后,他们可能就早已预见了自己的结局。

匈牙利头号球星普斯卡什

匈牙利门将尤拉-格罗希奇回国后被秘密逮捕并流放,而队内几位曾经买过豪车的球员则因为被怀疑收钱打假球,不但被逮捕,还身加酷刑。而剩下的,勉强逃脱了惩罚的球员们,也饱受自己同胞的冷眼:他们的儿女在学校被霸凌,他们甚至出门购置生活必需品时都会遭受他人的袭击。

两年后,匈牙利国内发生战争。普斯卡什彼时在外征战欧冠,得知消息,为了全队球员的安全便取消了回国的计划,而是带领着“黄金之队”的大半成员开始流亡世界。由于拒绝了匈牙利国家队的召唤,他们还一度被国际足联禁赛,只能靠打友谊赛维持生计。而他们中有很多人,再也没能回到自己的祖国。

1956年的匈牙利街道

“金头”柯奇士在禁赛期后加盟巴塞罗那,在235场各项赛事中轰入151球,退役后更是曾经担任巴萨的主教练。然而长期的奔波生涯让他罹患白血病和胃癌。在他49岁时,他从巴塞罗那一家医院的四楼一跃而下,终结了他的传奇生涯。

“金头”柯奇士

而普斯卡什则在禁赛期后加盟皇家马德里。作为上世纪中期世界足坛当之无愧的顶星,他虽然两年没打正式比赛,但仍旧在皇马发挥出了惊人的战斗力,262场242球的成绩单光芒万丈。退役之前,他共计帮助皇马夺得了五座西甲、三座欧冠、一座国王杯和一座洲际杯。

普斯卡什在后来加入了西班牙国籍,还代表西班牙出战过1962年世界杯;他在退役后是一名成功的教练,曾带领希腊豪门帕纳辛奈科斯夺得两次希腊超冠军,并且闯入欧冠决赛,惜败给克鲁伊夫的阿贾克斯——帕纳辛奈科斯队史唯一一次闯入欧冠决赛,就是他的手笔。

不过,如果让他选择,他一定还是会选择在1954年7月4日的雨夜,与对手完成一场公平的比赛,最后代表匈牙利夺得冠军。

普斯卡什在皇马获得了诸多荣誉,他的搭档是迪-斯蒂法诺

是否会忘记

2000年,普斯卡什被诊断为阿尔茨海默病。

阿尔茨海默病俗称老年痴呆症,在病症的影响下,他会忘记过去自己经历的一切——五座西甲,三座欧冠;以及错失的欧冠冠军和世界杯冠军。胜利与失败,公平与不公平,一切都如过眼云烟般转瞬即逝。

普斯卡什在布达佩斯街头的铜像

无独有偶,2015年,另一位足坛传奇,德国记录老流氓,“轰炸机”盖德-穆勒也同样罹患了阿尔茨海默病。作为世界足坛为数不多的千球射手之一,他也会像普斯卡什一样,将自己的进球和荣誉一点一点忘掉,而后归于安详。

盖德-穆勒健康时,曾在拜仁担任射门教练,他的手下走出了托马斯-穆勒这样的天才射手。接过前辈衣钵的托马斯-穆勒说,就算他把他的进球都忘记了,把我也忘记了,那也没关系;因为我都会帮他记得。

盖德-穆勒(右)与与托马斯-穆勒

而普斯卡什半世流浪,所幸也有人记得他的一生。

2006年11月17日,普斯卡什逝世,匈牙利为他举行了国葬。当年的匈牙利黄金一代宛如金色的落叶般四散飘零,而他们中的最后一片,终于落回了自己的故土。

2007年,匈牙利布达佩斯体育场门前的路,被冠上了普斯卡什的名字。

2009年,国际足联设立了普斯卡什奖,该奖项只被颁发给每一年打入最精彩射门的球员。

你忘记的,全世界都会帮你记得。

2018年,普斯卡什球场在匈牙利布达佩斯正式投入使用

责任编辑:足球解说直播

文章来源:足球比赛,本文唯一链接:https://www.cainaz.com/zqbs/2022.html